告別式進行中,我和姊姊坐在面向靈堂左惻的收付區整理著。場外聚集著更多的家屬,看著他們手上拿著或戴著儀式進行時所要佩帶的禮儀,知道我們是姻親中的同輩。站著也無法看清場內的儀式進行到哪兒,只能用耳朵仔細聽著司儀的話語。這讓我跟姊姊回想起前年表弟的喪禮又或者更久之前外公的喪禮。

很清楚的記得表弟告別式的那天,司儀也是依照著家屬親戚的身份遠近說著使人催淚的話語,即使知道那是那麼制式的「台詞」,但卻也真的讓人感到難過。姊姊說她其實不太懂司儀的台語,所以並未真的了解司儀說了些什麼。我真心的覺得那很幸運,因為就是了解司儀所說的內容就更能感受到與亡者之間的情深緣淺......

表弟的告別式過後我曾經做過幾次惡夢,驚醒後我告訴過媽媽我真的不想再參加別人的喪禮了,那真是太難過太難過了......

星期六那天,另一次的告別式,更讓我覺得生命的脆弱與無常。儀式進行著,同時也喚起了每個人心中曾有過的哀傷......直到最後。

 

這天沒有戴上手錶,整日都沒有時間的概念,好像很短暫又很漫長,直到我們離開。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Natsumi的任性園地

natsumi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