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文引用自‧中時電子報2008/03/19

【文/楊照】

曾經,在政治意識形態的操弄下,台灣人被灌輸接受「台灣史是中國史的一部分」。政權輪替之後,風水輪流轉,主流的歷史意識型態變成了「台灣史不是中國史的一部分」、「台灣史跟中國史沒關係」。很不幸的,這兩種主流態度,都不能幫助我們看見台灣史的核心,而且還放出有毒煙霧,一方面使我們看不清台灣的過去,一方面還破壞我們藉以洞識台灣歷史的精神視力。

台灣的獨特性,甚至說台灣的主體性,就在其長期不穩定,長期缺乏單一文化傳承。台灣歷史不斷被各種外來因素,打破其單線發現路徑,彎彎折折,上上下下。研究台灣歷史,理解台灣歷史,不可能採取本質主義的方式,找到一個源頭,分析清楚台灣史與台灣文化的主要成分,然後追索這些成分在時間上的流轉變形。這種方式相當程度可以用來研究中國歷史,方便整理中國歷史幾百年、甚至幾千年的史實架構,但如果換在台灣歷史上使用,卻必然造成嚴重扭曲。 

近代史難得的實驗場

作為一個邊陲社會,在荷蘭勢力進入之前,中國文化因素絕對未曾在台灣站穩腳跟。荷蘭人引來的佃工,後來度過黑水溝的羅漢腳,他們是中國人沒錯,他們來到台灣,卻無法將中國社會結構帶到台灣,必須在台灣建立另外一套人與人,人與物,人與自然的新關係。

所有在台灣成長出來的文化成分,第一,都受到或遠或近強烈的外來影響;第二,都沒有辦法在台灣形成固定的主流,沒多久,就被新的外來勢力動搖其地位,改變其走向。台灣歷史一波波迎接新成分新力量,隨而一次次改變其走向,當然也就改變了台灣的長相。

從一個意義上看,台灣是近代世界史難得的實驗場。沒有本體可以抵抗外來勢力,沒有權利主體可以拒絕別人強加的改造,於是各種世界史上的熱門題目,依次在台灣上演,考究台灣歷史,第一步就是羅列這些外來影響的清單,並且一一探討為什麼會有這些文明改造意念與勢力,也就等於對十六世紀以來的世界史,做了一次總整理。

還不只如此,台灣接收的改變力量,往往有多層轉折。例如現代理性主義並不是直接從西歐來到台灣,而是輾轉經過日本,經過明治維新的痛苦咀嚼,才對台灣產生作用。又例如,二次戰後的美國霸權,藏躲在國民黨的威權體制下,以詭異的混合體形式支配台灣人生活。於是我們可以,也必須弄清楚這些轉折的內容,什麼樣的傳承、什麼樣的衝突、什麼樣的折衷、什麼樣的妥協。於是,研究台灣史,又必然帶我們進入近代世界史文明接觸互動的寬幅網絡裡。

推翻幾個偏見

那兩三年對台灣歷史的密集思考,我驚異地發現台灣歷史何其有趣,研究台灣歷史的可能性何其眾多。當然前提是,如果我們能從過去的種種刻板印象中醒覺過來,承認台灣歷史的豐富性,繼而承認台灣史料的多樣與困難。

要享受台灣歷史飽含的豐富內容,我們需要先回頭檢討、推翻幾個根深柢固的偏見。第一個要檢討的是,過去我們了解台灣史的方法,從來都不是「台灣式」的。過去有時用日本式有時用中國式模式講台灣歷史,都在過程中刪去了許多重要的關鍵成分。那什麼是「台灣式」的歷史理解法呢?在我看來,就是承認台灣歷史由許多異質因子組成,這些因子,不管其來源,在構成台灣歷史上,具備同等的重要性,不能以任何理由被清除抹煞,所有這些因子及其連鎖關係加在一起,才是台灣歷史。

日本歷史,從日本來的文化因子,是台灣歷史的一部分。同樣道理,中國歷史,從中國來的文化因子,也是台灣歷史的一部分。誰都不能用日本本位否定中國文化在台灣的影響;那麼同樣誰都不能用中國本位否定日本文化在台灣的意義。

第二個應該認真檢討的,是我們想像台灣史料、處理台灣史料的態度。台灣歷史複雜性帶來最大的考驗,就是史料會用多元奇特的方式存在,而保存這些史料,更別說理解這些史料的條件,很可能無法自然存在與目前的環境中。

陸森寶的自傳是再珍貴不過的史料,然而他活著的那個複式空間,卑南族和日本人混雜的複式空間,卻早已消失了。我們今天有不同的複式雜混模式,繼續在製造下一代台灣人不一定有機會看得懂得的史料文件。不只是史料的具體物件會毀壞腐朽,讓史料重新對我們說話的知識精神能力,也會毀壞腐朽。對保存知識精神能力傷害最深的,正是那種誤以為台灣歷史容易懂容易敘述的傲慢。

認知台灣史的多樣面貌

精通中國歷史,完全無助於我們讀懂陸森寶的自傳,更完全無助於我們進入陸森寶的世界,體認他以原住民身分進入師範學校唸書的經驗。誰能否定陸森寶這位傑出的音樂家,是台灣史的一部分?誰能否定培養陸森寶的兩大力量──卑南族傳統文化,和日本殖民政權的現代教育,是台灣史的一部分?

曾經,在政治意識形態的操弄下,台灣人被灌輸接受「台灣史是中國史的一部分」。政權輪替之後,風水輪流轉,主流的歷史意識型態變成了「台灣史不是中國史的一部分」、「台灣史跟中國史沒關係」。很不幸的,這兩種主流態度,都不能幫助我們看見台灣史的核心,而且還放出有毒煙霧,一方面使我們看不清台灣的過去,一方面還破壞我們藉以洞識台灣歷史的精神視力。

當年,周憲文以一人之力,在困窘的環境下,能夠替我們整理保留那麼一大套豐富史料,啟發了多少人重新認識台灣歷史。今天我們實在沒有任何藉口,可以坐視保存陸森寶自傳的困難,大家一起捲起袖子來,從認知台灣多樣性的開闊胸襟培養起,厚植真正能和台灣史相呼應的史料態度與歷史研究能力吧!(下)


中國史是 台灣史的一部分




創作者介紹

Natsumi的任性園地

natsumi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